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骚屄文文
骚屄文文

骚屄文文

文文姐夫垂涎小姨妹十年终于修成正果,两人勾搭成奸后男欢女爱。老婆每周日去娘家吃饭都会借口看姪女,趁姐姐在外地看病机会,去住在附近的姐姐家与姐夫寻欢,但她慑于严父的管教和家庭压力,反应与别的情人大有不同,一反常态极力地隐藏着二人淫乱关系。

  近几年来,文文尽管平时骚淫无度,跟其他众多男人乱情之事我都或明或暗知道一些,特别是每次我们性交进入深度痴迷阶段,她被搞得非常兴奋迷失之时问她与别人的性事,她就会隐隐约约说出来,但今年跟她姐夫勾勾搭搭床第之欢却三缄其口只字不提。

  一个多月来我很想知道文文跟姐夫性交时的快乐情景,可她每次被姐夫奸淫之后都把身上处理得干干净净,我们夜里做爱时提及“姐夫”二字她就会沉默不语,即使把她操得很迷糊都是这样,看来在心底里具有本能的严密设防。

  我在迫于无奈之下,挖空心思寻找机会,设计一种情景让她在我面前现出原形,这一次在她跟姐夫偷欢之际,我悄悄来到姐夫家的门前,正巧听到她们在客厅餐桌旁快活地呻吟,随后卡住时间点,在姐夫的阴茎刚刚从她阴道里抽出来的瞬间,敲响了姐夫家的大门,慌乱之中老婆拉上内裤放下裙子就开了门,带着满身的淫液跟我回家。

  回家的路上,在出租车内的昏暗之中,我悄悄摸到文文裙子下的大腿根部,那里还湿渌渌的布满粘糊糊的淫水,她马上紧夹双腿不让我乱摸,但阴道里饱含姐夫的精液却完完全全地带回家,第一次将姐夫玩弄之后的味道完完全全地保留下来。

  我心想在如此狼狈的事实面前看你还能怎样三缄其口,今天晚上一定好好调教调教你这小骚货!到家以后,我不留给文文任何清理身体的机会,进门后就跟儿子说:“宝宝,电视里的动画片已经放完了,快让你妈帮你洗脸睡觉,明天重播时再看啊!”

  儿子在他妈面前撒泼:“都是妈妈不好,到大姨家老不回来!”老婆只好拉着儿子的手给他洗脸洗脚然后送他去上床睡觉,几分钟后老婆从小房间出来正欲去卫生间被我一把抱住,我很激情地吻了吻她说道:“亲爱的我好想你,快来我们爱爱!”

  文文挣扎着说:“老公你干嘛!等我去洗洗再上床嘛!”我边说边把她拉进大房间:“小宝贝,我等不及了,等一会再去洗吧!”说着就把她推倒在床压在身下狂吻,老婆被我的举动搞蒙了,仰在床上直直地看着我,一时不知如何应对我的强烈要求。

  其实老婆早已了解我的心思,并不担心我发现她跟别人偷情,对于跟她姐夫淫乱的隐晦姿态,主要是害怕父母和姐姐知道后受到责罚并担上一个乱伦的骂名,但今天在我的强烈冲动之下也只好任我摆布,尽管阴道里装满姐夫的精液胯下糊满了淫水,也只能见机行事了。

  激吻了一会儿,我伸手脱了文文的裙子拉下乳罩,她那白嫩肉体就呈现出来,一对丰满的双乳高高挺立,象两只大大的白面包子,圆粒状的奶头樱红欲滴,就象两颗鲜红的樱桃,任何男人看到都会想去吸一口。

  这时,老婆下身一阵骚骚的气味吸引着我,注目望去她的小内裤阴道部位早就湿了一片,已经被她姐夫精液和自己的淫水浸透,正在散发着淫糜的气息。老婆在我的注视中扭动了一下身体无奈地闭上眼睛,她的心跳在加速,脸蛋上也泛起了一片红云。

  文文已经无法回避被姐夫操弄得一片狼藉的阴户展现在我眼前的现实,但她并没有慌乱,以沉默不语来应对,或许是抱着侥幸心理想蒙混过关,因为她经常带着其他男人的精液回家,我已经习以为常;也许是感觉事已至此只能听之任之任其自然了。

  我轻轻将她的内裤翻起慢慢拉开,由于性交后近半小时的活动,她的阴毛之下的皮肉如同糊了许多的浆糊将内裤粘在一起,拉出了一串串淫丝,整个阴阜阴唇阴道口都是湿淋淋的,估计是被姐夫操出了大量淫水和着他射在阴道里的精液在回家的过程中流了一些出来。

  脱下文文的内裤,她就一丝不挂地横呈床上,两条腿仍悬挂在床边,我扒开她的双腿,湿淋淋的阴户如一片沼泽在灯下闪着光,心里不禁赞叹:好美呀!我快速脱光自己的衣服,蹬在她的两胯之间观察她的阴户,她那疏密有致的阴毛已经被淫水打湿,弄得很乱一揪揪一束束的样子,高高隆起的阴阜白里透红,中间缝隙里非常滋润,两片樱红色的阴唇在兴奋地扇动,抒发着被姐夫操弄后的畅快!

  我用左手扒开老婆的阴户,右手伸出一根手指逗弄那颗露出小脑袋的阴蒂,鲜红而又亮晶晶的阴蒂就象一粒彩色的珍珠光彩夺目,令人爱不释手。随着我轻轻按捺划动那颗敏感的珠粒,老婆被剌激得开始动情发出轻声呻吟,阴部自然张得更开,小阴唇一张一合,就见一股淫水缓缓从淫洞里流了出来。

  我看时机已到就开始挑逗文文的神经,一边用手指在她的阴道前庭里划动,从阴蒂到阴道口再到阴蒂,一边对她说:“小骚货你今天怎么啦?发骚得太厉害啊!”老婆仍然闭着眼睛小声回答:“怎么厉害了,不是跟平时一样吗?”

  我大笑着夸张地说:“今天可不一样哦,骚水奇多无比!刚才在车上我就发现你大腿上都流满了淫水哦!”老婆嗲声嗲气地说:“嗯~老公就会调笑人家,人家发骚时不都这样吗!”实际上老婆每次被别的男人搞了回来基本上都是这样,她说的的确是事实。

  开始时是在野外或者在办公室以及何医生手术室受环境限制清洗不了,文文就提上裤子含着粘糊糊的淫水回来,后来暗中知道我喜欢她被别人搞过以后的身子,喜欢在那滋润无比的淫洞中畅游,她也会有意无意地含着别人的精液回来让我享受,再后来就经常故意带着精液回家了,特别是被沈江搞得稀里哗啦以后,她会毫无顾忌地让我接着舔吻性交。

  可今天不一样,我不能让文文蒙混过关,就开始往正题上引,我问她:“小骚货发骚时水都一直多,可今天回来之前我又没惹你,怎么就无故地发骚了呢?”老婆撒娇地说:“谁无故发骚啦,不都怪你呀!在车上就乱摸人家!”我假装疑惑:“哈哈,那就怪了,我还没摸上你就流出许多骚水了!”

  接着我直点正题:“我看你是在姐夫家就发骚了吧?快说说为什么!”老婆听到我提到“姐夫”头一偏双腿一夹撂了句:“瞎说,不跟你说了!”我只好暂停说话,用舌头去逗弄她的阴户。老婆现在很喜欢别人给她舔阴用舌头抽插阴道,特别是舔她跟别人操弄后的屄屄,吸食她们的淫液,她会感到十分的剌激和享受!

  但今晚我偏偏只在阴蒂和阴唇上转来转去,不去舔吸她们的淫水和抽插阴道,她很快就被剌激得挺动阴部快活呻吟,欲死欲生可又欲罢不能,温柔地嘀咕着:“哦……舒服……哦……老公……快点……舔舔……哦……我要……快点……哦……哦……”

  我知道她是想我快点舔吸她屄中的淫液,然后用舌头抽插阴道,可我迟迟不见不行动,急得她伸出双手搂着我的头直勾勾地看着我嚷嚷:“哦……好老公……哦……小骚货……真的发骚了……哦……快呀……舔……我受不了了……哦……”

  我突然说:“小婊子早就发骚了吧,快说说为什么在姐夫面前就发骚,骚得淫水直流!”这时老婆不假思索地说了句:“哦……我哪知道啊!……小咪咪归你管嘛!……哦……它要在……那儿发骚嘛!……哦……我有……什么办法……哦……”

  文文的堤防终于松动,我趁机追问:“小骚货是不是喜欢上姐夫了?你以前一直不都说姐夫好嘛,说他又聪明又能干,还会做生意赚钱,你早就喜欢姐夫吧!快说说,别不好意思,喜欢上了也不意外哦,小姨子爱姐夫的女人可多了!”

  老婆又闭上眼睛不说话了,我换了个姿势跪着继续挑逗她的阴蒂,伸出一只手从她的屁股轻柔地摸到腰间再向上摸捏她的乳房乳头,给她带来更大的剌激,老婆扭动着身体阴部向上挺动得更厉害,深重的呼吸使两只性感的乳房象小白兔一样一起一伏。

  我再次追问她:“你快说说,是不是因为喜欢姐夫发骚,在他家屄屄就流水了?说了我就马上让你好好快活!”老婆再也忍受不了我的挑逗,气急地“啊”了一声,然后说:“老公是大坏蛋!……不要脸!……哦……我是喜欢上姐夫了……哦……你高兴了吧……哦……我看到他……就发骚……屄屄就流水……哦……你很喜欢吧……哦……哦……”

  我高兴地笑了起来,穷追不舍地问:“小婊子骚屄里的淫水果然跟姐夫有关啊?是不是?”老婆无可奈何地泄气了,软弱无力地呻吟着:“哦……是……是……是……哦……是姐夫……哦……是我发骚……哦……我要死了……哦……求求你……别说了……哦……快……快……”

  看来想让她全盘托出跟姐夫日屄快活的事还需要点时间,先放她一码等会儿再说好了。我鼓励她说:“小婊子这还差不多,实话实说就好,发骚就发骚嘛,有什么关系,我也不会怪你!好了,小骚货想不想老公吻屄屄?”

  文文顿时来了精神,她抬起两只脚勾着我的后腰,欠着头朝我点点,挺着阴部两手搂住我的头往阴道上贴,看着老婆阴道里的淫水已经流了好多出来,床沿边上都被打湿,姐夫白花花的精液尚未完全融化,混着老婆发骚的淫水在缓缓流淌,如果是以往我早就吻吸上了。

  我慢慢地凑近阴道口,那里发出一种浓重的精液气味,比她以前众多男人射进阴道的精液味道都重,而且有一种很大的腥味,不知道姐夫的精液为什么是这个样子!但不管怎样我都得品尝了,就勇敢地吻了下去,一边用舌头搅动一边用力地吸吮,许多的淫水就不停地流入我的嘴中。

  文文仍然双肘支撑着上身,头往后仰眯着眼睛微张小嘴一脸享受的表情,呻吟着:“哦……老公真好……哦……好舒服……好舒服……哦……我为什么……这么骚啊……哦……老公……我真是个……骚婊子啊……我要……哦……快舔……快插……哦……哦……”

  一边舔着淫水我同时用手指揉捻阴蒂,嘴里含着小阴唇吸吮拉扯,舌头不时地在小沟沟里刮来刮去,文文越来越兴奋,躺下去抽回手摸捏自己的乳房大声呻吟起来,我加快揉捻和抽插速度,在老婆高高挺起阴部时紧吸小阴唇用牙齿轻咬着,突然间老婆阴部沉了下去胸脯高高地挺起“哦”地一声呼唤高潮了,阴道里泄出了一股热腾腾的蜜汁!

  我抱起文文高潮后柔软的玉体平放在床上,紧紧拥抱着她休息了二十分钟又开始活动,一边热吻一边扶摸圆鼓鼓的大白奶,老婆的奶头又渐渐硬了起来,我伸出舌头在奶头周围转圈、舔着,然后紧紧含住奶头吸吮,伸手在她阴部摸索,不一会功夫小骚货又动了情,扭动着屁股小声呻吟起来,原本被我舔干净的淫洞又冒出水来。

  从我们恋爱至今的性交生活中,文文特别容易动情,一动情就大奶发胀扭动下体,屄屄就会出水很滋润,嘴里还发出楚楚可怜的“哼哼”声,相信这种女人每个男人见了都会喜欢,这些肢体语言会同时激发男人性欲高涨和强烈的性交欲望。

  我将手指插入文文阴道抽插旋转扣挖,她开始兴奋,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亲吻我的额头鼻子和脸再行舌吻,吻了一阵之后我对她说:“小宝贝今天兴致很高嘛,想不想吃我的肉棒?”老婆“嗯!”了一声,我问她:“是上面想还是下面想啊?”老婆亲了一下我的脸说:“都想!”

  我笑笑说:“真是个小骚货!好吧,先把你上面喂饱了下面再包饺子,让你吃个够!”说罢老婆很快就爬到我下身给我口交,因为今天我一直没有高潮射精,所以大屌早就硬生生的挺在那里,第一次调戏老婆跟姐夫操屄的事心中特别剌激,所以大屌鼓胀得太厉害。

  文文左手握住大阴茎右手捏两个蛋蛋,伸出尖尖的舌头在阴茎上舔来舔去,用舌尖沿着龟头沟轻轻的撩拨,然后才轻启樱唇含住肉棒慢慢深入,口内用力吸吮抽出再滑进去。小骚货上面的淫洞温暖湿润,随着她渐次加快套弄速度,一阵阵快感袭上我的心头。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阴户,那里已经骚水淋漓,淫液已经流到大腿根处,看来男人的大屌在女人的嘴里同样能给她带来兴奋。老婆的口交技巧在许多男人的调教下越来越娴熟,现在可以说技艺非常高超了,不到十分钟我就感觉忍受不了要射精!

  我想忍一忍再和老婆调调情,就硬把她拉了上来临时终止口交,她以为我要喂下面的淫洞,抬起一条腿就跨到我身上,伸手正准备拉住大屌插入阴道时,我一翻身侧转过来,把她推倒仰在床上,一条腿反过来压在她的身上。

  我对文文说:“小骚货别急!休息一会,我们说说话聊聊天。”老婆本来正在兴头上,屄屄已经骚得淫水直流,一下子搞得上下都没着落,大为愰忽失落地看着我,摇着我的胳膊娇吟地说:“老公你干嘛呀!说什么呀!人家想要了嘛!”

  我大笑着说:“看你个小骚货骚的,等不及了是吧!”我突然变为小声附在她耳边调戏,轻声说:“今天在姐夫那儿没骚够啊?还这么急着想要!”她拧了一下我的胳膊慎怪我说:“老公你瞎说什么呀!一晚上就姐夫姐夫地乱说!”

  我仍然小声就象怕被别人听去了一样,说道:“你刚才不是承认了吗?你说看到姐夫就发骚,屄屄就冒骚水了,回来之前屄屄里的淫水都是姐夫……”老婆急得眼冒金花生气自己刚才堵气说的那些话,覆水难收啊!她红着脸噘起小嘴说道:“大坏蛋,不想跟你说了!”

  文文说着又打算去完成她的口交流程,让我射精!我一把搂住她不让下去,进一步大胆挑逗她说:“小骚货别害羞嘛!快说说姐夫对你怎么了,我不怪你!刚才回来时屄屄里那么多的水是不是被姐夫搞了射了!”老婆忍不住了,大声地“哎呀!你烦不烦啊!……”

  文文叹了口气,马上又将头脸埋在我怀里低声地说:“老公……你真的不要乱说,让爸妈和我姐知道就完了!……完了……”老婆虽然没有明说让姐夫操了,但说这话也等于默认了,可是我听得不过瘾不剌激,非要她亲口说出来不可,只有第一次说出口来下次把她操迷糊了才会乱说,让我分享她跟姐夫日屄时的快乐。

  我暂时没逼她而是坐起身把大屌喂到她的嘴边,她仰头看了我一眼就含住不停地套弄,似乎这样心里才会平静,才会产生快乐。抽插了几分钟老婆真正投入,又开始变换着口交花样,这次我也很快兴奋起来,昂着头快活地小声“哼哼”,不到十分钟便把憋了一晚上的精液喷射在她口中!

  今天回家后已经搞了两次,却没有进入真正的性交模式,只是互为口交达到高潮,文文的性欲持续高涨,她将我射在嘴里的精液一滴不剩地咽下,又含着疲软的阴茎用舌头扶弄,龟头在她温暖的舌头下滑来滑去非常舒服。

  文文的口技不能不令人折服,让我等一干男人尽享撩人心菲的快感,也超额付出了许多精华,每个男人射精后疲软的阴茎在她的吮吸舔磨中都能很快挺立起来。曾经我与萍儿偷情被老婆发现后,她就以此手段整治我一两个星期,一次次射精一次次被她吮吸挺起,她说让我一次搞个够,每天晚上折磨直到实在搞不动,大屌怎么吮都没反应为止,想想那真是件可怕的事情!

【完】